埃及遊記19-登上尼羅河遊輪遊輪是我們在埃及住了四晚的地方。我們是第四天中午在路克索上船的,第四晚仍停泊在路克索遊輪碼頭,船在第五天傍晚才開動,半夜過閘門,真正享受遊輪行駛在尼羅河上的景色是在第六天。第七天就抵達亞斯文,停泊在亞斯文遊輪碼頭,但我們第七晚還是住在遊輪上。豆比爸:行前只知道要住在郵輪好幾個晚上,至於是哪一艘郵輪連旅行社都不知道,聽說是要到出發前幾天才會知道被分配到哪一艘,如果得知船的名字就可以上網去查查了。坐郵輪、坐郵輪,第一次搭乘豪華郵輪,就是晚上可以住的那種,真的很興奮,換的交通工具越多,興奮指數越高。除了菜鳥兵第一次搭乘往金門充滿油氣味、暈船嘔吐味的遣送軍艦例外。送往外島是悲情的,搭乘尼羅河上的豪華郵輪是自願的、享受的,大大的不同ㄚ。每一個碼頭不是只有停一艘遊輪,通常是停四、五艘,大家連結起來。豆比爸:這種船的的吃水應該很淺,幾乎商務中心和岸邊靠在一起,岸邊也是淺淺的小石頭岸,尼羅河的水原來還蠻清澈的,在亞斯文地區的河水更是清澈見底,至於乾不乾淨這就不能保證了。豆比爸:船長的駕駛艙,就在甲板的下一層。這些船的管理幹部在埃及應該算是擁有一份相當好的工作,工作內容就是領著這艘郵輪往返於尼羅河上下游之間,常常看到隔壁船的船長站在弦首手上握著一杯剛泡好的紅茶,靠著欄杆悠閒地品嚐著。反正方向舵有其他駕駛掌控著,地板有水手打掃,廚房有伙房在忙碌,動力有整天和轟隆隆引擎聲、油氣味為伴的輪機工負責。當然,最爽的還是睡在甲板上曬肚皮的遊客啦。那個大大的探照燈,晚上會很有用處哦,看起來可以打信號,也可以探照用,經過依斯納水閘的時候會趴趴趴的一直打著信號。當遊輪停泊在碼頭邊時,房間的視野會比較差,打開窗簾,看到的不是正在碼頭上守衛的發呆警察,就是緊接著另一艘遊輪的船身。我們搭的遊輪是Serenade。當我們在房地產路克索十八號碼頭初次登船時,Serenade剛好是最靠碼頭的那一艘,它的船身採紅白配色,還蠻好看的。豆比爸:船身實在太長了,應該算是比一般尼羅河郵輪稍微多了一個船頭,大概有60-70公尺長,要繞遠些才能拍到全船景,這艘紅白相間的船外觀還不錯,房間的落地窗都是鏡面反射,白天從外頭根本看不到裡面,晚上房間開燈時例外。聽說在尼羅河上,隨時都有超過300多艘的郵輪在航行著,本來覺得數量有這麼多嗎?幾天下來,以尼羅河的長度,和河流上交織、會船、追逐、停靠的郵輪,搞不好不止300多艘哦。上下遊輪都要靠狹窄的臨時鐵橋通行。如果最靠碼頭的遊輪換了,就會換上不同的鐵橋。豆比爸:每家郵輪的鐵橋還真的是很不同呢,而且郵輪的排列會換來換去,但碼頭的號碼位置是一樣的,不然大家光是走碼頭找郵輪就有得玩了。有時靠岸邊,有時是最靠近外邊,是船公司之間自己很有默契的調度,誰要先離開誰就會被調度到靠外烤肉岸,所以去岸上買個東西回來,搞不好就會自己嚇自己。郵輪呢?郵輪呢?怎麼不見了?放心,可能被夾在眾郵輪中了,借過別人的郵輪就可以找到啦,很有趣的。遊輪的物資都是靠人工搬上船的。豆比爸在房間裡拍這二個工人時,很高興的說這好像是黑羊白羊過橋的故事一樣,兩人在狹窄的橋上相遇。豆比爸:最後黑羊白羊是怎麼過橋的呢?當然是先打一架,看誰還在橋上誰就先過嘍。我們搭的遊輪,如果將最下一層當作一樓的話,遊輪大廳是在二樓,平常進出遊輪也是在二樓。平常吃早餐、午餐、晚餐的地方,是在一樓餐廳,也就是最底層,餐廳雖然還是有窗戶,但窗戶小小的,視野不佳。遊客的房間則安排在二樓、三樓、四樓,最上去就是甲板了。常見旅行社廣告用語:一定安排二樓以上的房間給客人云云,對這艘遊輪是理所當然的,因為二樓以上才有房間,一樓沒有。這樣就不會有客人被安排在最底層的房間,靠近機電設備,遭到引擎聲591的干擾了。豆比爸:其實不說這是郵輪,大家一定就把他當作是一般的飯店的。以河輪的標準來看,該遊輪的房間應該算是大的,我們在這個房間裡住了四晚呢。一般的行程是住二晚,或住三晚,我們居然住了四晚,我推測是旅行社想省錢,包括省餐費和住宿費。有團員在問卷裡反應第七晚應該要住亞斯文的飯店才對。不過我們回國後,這家旅行社就結束營業了,所以就沒有改進的可能性了。這樣的安排,缺點是缺乏新鮮感,不能每天換飯店,每餐都在遊輪上吃,吃到受不了,如果每餐都在不同的餐廳吃,我的部落格就可以多出許多篇文章(每家餐廳一篇文章),我們有十一餐在遊輪上吃呢。但行程安排上則很悠閒鬆散,不會像有些團,早出晚歸,風塵樸樸。不需要花時間拉車到吃飯的餐廳或住宿的飯店,不用每天整理行李搬家,多的是時間讓豆比爸在廁所裡孵蛋。豆比爸:不是我在孵蛋吧?豆比爸大部分時間都在趴趴走啊。第四天看到的醜醜床帛琉巾,後來就被服務員收走了,變成露出米白色的床被,好看多了。房間有一個落地的大玻璃,而且可以打開。我跟豆比爸都很喜歡這個落地大玻璃的設計。第四天剛上船時,船的引擎沒發動,房間的冷氣超小的,很悶熱。後來上船的客人多了,引擎發動後,就沒再熱過。這遊輪的房間住起來算還蠻舒適的。豆比爸:船在行進中其實引擎聲並不會太大聲,尤其是在尼羅河上移動,有時竟然根本不知道船在移動了,真的很神奇,比即使在陸地上頭暈的時候還平穩。要不是窗外的景物移動,打開落地窗有咕嚕咕嚕的流水聲,真的很難想像這是在船上。浴室裡提供的浴巾、毛巾很粗,好像想要我們拿來刮角質。沒有浴缸,是淋浴的。有團員向領隊反應洗澡水不夠熱這個問題,領隊解釋說可能同一時段太多人洗澡,水來不及燒,會不夠熱。我通常在比較冷門的時間洗澡,所以水溫都OK,只有一次晚上洗時,水比較不熱。豆比爸:浴室的格局和大小有點像日本酒肉朋友的飯店浴室。小小的,地板天花板一體成形的樣子,深怕浪費每一吋空間似的在小小空間中塞滿浴室該有的要件。遊輪大廳。天花板太低,有壓迫感,相較之下,有很多遊輪的大廳顯得比較氣派。豆比爸:郵輪的名字Serenade是小夜曲、情歌的意思,裝潢走的是新古典主義,本來不太理解這是啥主義,後來常常經過別人的郵輪多比較之後才逐漸瞭解,這種老摳摳的裝潢調調真的可以叫做「新古典主義」。有的大廳非常前衛,有的很挑高氣派,有的很重金屬,但不小心走在大廳頭還會被樓梯底部K到,有的則是很原木,完全都沒有重複的樣子啦。大廳裡的擺飾。從大廳走這個樓梯下去,就是底層的餐廳還有小賣店。豆比爸:豆比媽所謂的小賣店,就是這個豆比爸稱讚他在網路上很有名氣的賣埃及服裝的老闆啦。另外一家是賣手飾紀念品的店。可不要小看這瘦巴巴的老闆,他可是全球的語言都能夠哈拉個幾句呢,果然是混尼羅河上郵輪的外交人才。這又酒店打工是Canon S80雜訊機拍攝的結果,大家正忙著和老闆交涉晚會服裝和租用的登記。豆比爸對這個地圖很有興趣,常在這裡流連。豆比爸:如果能帶回家更好。第四天中午用餐的照片。因為靠在碼頭邊,服務生可能覺得景色不好,便把窗簾都拉起來,讓整個空間又暗又昏黃,害我用餐起來覺得心情不佳。其實應該將窗簾都拉開,讓採光好一些。這裡都是大桌設計,本團分兩個固定的大桌坐。不能兩個人或四個人坐一桌,也沒有好的景色看,這樣很沒有度假的感覺耶。而且天花板太低,食物難吃。遊輪提供的食物絕大部分都是埃及風味的食物,平均而言,都很難吃,偶爾有好吃的烤雞,有一晚的牛肉也很好吃(只有那一次而已,其他次供應的牛肉都很難吃)。甜點太甜。但這能不能直接怪這艘遊輪的廚房呢?總的來講,埃及食物大部分都很難吃,不管是在哪個餐廳、哪個遊輪吃,大概都一樣吧。除了我們這一團是黃種人外,其他團都像歐洲人,幾乎沒有帛琉聽到講英語的。有一桌坐我們附近的德國人,每餐都喝啤酒(午、晚餐不供應飲料,要另外加點)。豆比爸:每餐都會有2大瓶的礦泉水,我們這桌8個團員,竟然都喝不完一瓶,最後都是豆比爸把剩下的帶走還邊走邊喝,堪稱埃及水王。不知怎搞的,在埃及就是很缺水,一直喝一直喝,好像深怕喝少了就變成乾乾的法老一樣。四樓有喝飲料的酒吧,每天下午的下午茶,多半在這裡提供。下午茶很寒酸,不用期待,詳後述。從上圖這個門走出去,走上樓梯,就是甲板了。這艘遊輪的甲板很大,整體設計算不錯,可惜的是甲板上的椅子、桌子都太舊了,很寒酸,豆比爸跟我都覺得更換這些椅子又花不了什麼錢,老闆應該要趕快換,甚至應該每年換一次。豆比爸:椅子很不舒服啦,真的該丟掉汰換了。和新古典主義的船身很不搭啦。甲板上有一半以頂棚遮蔭。豆比爸:歐洲人都是在遮陰棚外,亞洲的都是在棚內,好像自己都區隔好了。不過,棚內睡個午seo覺真的是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的舒服,尤其是在郵輪的第2、3天的時候,在甲板上午覺,醒來竟然不知今夕是何夕?當下是何人?此地是何處?左右是何種動物?有種乾脆醒不來最好,醒來發現竟然身在萬年河水汩汩的尼羅河上的驚喜,原來當個埃及法老可能也不過如此的無比暢快感。游泳池。幾乎沒有人用,連歐洲遊客也沒有,本團一位先生倒是有下去游。旁邊另一艘遊輪甲板上的情形,蠻有趣的,大家都在曬太陽,當時歐洲正在冬日嚴寒中,來埃及曬太陽的確很不錯。豆比爸:船都還靠在岸邊,還沒啟動,游泳池的水也才正在準備放水中。我還是覺得他們的甲板更好,躺椅也比較讚耶。看別人的郵輪,互相比較也是搭郵輪的樂趣之一,但缺點是比來比去會越來感到不滿足。十八號碼頭附近的路標,一邊指著路克索神殿街,另一邊指著卡納克神殿街。這裡真是靠古蹟吃飯的地方。豆比爸:大廳樓上的走廊。豆比爸:大廳通往房間、甲板的「新古典婚禮顧問」氣派樓梯。
創作者介紹

illustration

dz19dzly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